2013年12月26日召開的中央企業負責人會議,這也是張毅以國資委主任身份首次出現在媒體和公眾視野。    
    至此,備受關註的國資委掌門人“真空期”宣佈結束,前後歷時三個月之久。沒有大型中央企業任職經歷,也沒有在長期在國資委系統工作的經驗,作為國資委成立以來的第四任國資委主任,張毅的履歷和前三任主任似乎很不一樣。更有戲劇意味的是,這曾經個在中紀委工作多年,被譽為“反腐尖刀”的老紀檢,他的前任是蔣潔敏,也是國資委歷史上首次因為巨額貪腐落馬的官員。
  低調上任
  低調,無疑成為本次國資委“換帥”最貼切的關鍵詞。
  記者從國資委內部瞭解到,實際上,張毅從主抓紀檢的副主任到主持國資委工作,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的這次上任,似乎比想象中還要更加低調和謹慎,在內部宣佈了很長一段時間後,直到2013年12月24日,國資委網站上才修改了備註。
  “這和他的工作經歷有著很大的關係,近20年的紀檢監察工作經歷培養了他極為嚴謹而踏實的作風,而紀檢監察工作經常需要的保密性質,讓他的為人顯得極為低調。”一位熟悉張毅的人士這樣評價到。
  的確,和以往不同,在日前召開的中央企業負責人會議上,儘管是第一次以主任身份在媒體面前“亮相”,一個多小時的講話中,張毅聲調穩健,講話內容也僅僅是“一板一眼”地對工作進行部署,並沒有過多的即興發揮和評價。
  只是在即將推進的國企改革這件事情上,沉穩的他卻也顯示出了性格中“鐵腕”的一面。“國資國企改革是一場攻堅戰,不怕擔責任、不怕擔風險、不怕得罪人、不怕遭非議,遇到問題不迴避、遇到困難不躲避、遇到風險不逃避。”張毅“語重心長”地對臺下百位央企負責人說。
  資料顯示,現年63歲的張毅,在國資委任職之前曾在黑龍江擔任過縣委書記、地委書記、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察廳廳長,有豐富的基層領導工作經驗。2007年9月,擔任中央紀委秘書長,同年10月任中央紀委副書記;2010年7月任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委員、常委和書記職務。
  對於兩年之後將要退休的張毅而言,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這兩年,對於張毅和國務院國資委來說都非常重要。
  值得註意的是,就在張毅從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書記、區人大常委會主任調任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副主任之時,就有人分析,國資委黨委書記和主任一職,在李榮融和王勇時代從來都是兼職,張毅的職務任命帶有明顯的儲備意味。
  “蔣潔敏”事件陰影
  無論從“光榮謝幕”的李榮融還是“尷尬退場”的蔣潔敏,如果前幾任國資委主任具備豐富的國資系統工作經驗讓人遐想,曾被譽為“反腐尖刀”張毅登上掌舵國資委的舞臺,除了對國資改革的期待外,無疑讓人感受到了濃烈的“反腐”信號。
  頗具戲劇意味的是,這曾經個在中紀委工作多年的“老紀檢”接替的前任蔣潔敏恰恰是因為巨額貪腐而落馬。2013年9月1日,上任不足半年的蔣潔敏被中紀委雙規,免除了國資委主任職務,成為中共十八大之後第一個接受組織調查的中央委員,也是國資委歷史上首個接受組織調查的主要領導,儘管現有信息顯示,他被調查的原因與其在國資委的履職沒有關聯,但是卻也讓國資委捲進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對於張毅而言,他的擔子很重,其實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重新建立起公眾對央企的信心,扭轉那些積累已久的負面輿論,所以治理央企‘貪腐’勢在必行。”一位熟悉張毅的內部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坦言。
  除了謹慎低調外,在貪腐這一問題上張毅卻也顯示出東北漢子“鐵血”的一面。有這樣一個小插曲,在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落馬後,當時任職河北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的張毅曾在《瞭望》周刊上撰文反思,並且稱一個具有50多年黨齡、十幾年正省級經歷和連續三屆中央委員的黨的高級領導幹部被開除黨籍,“毀就毀在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上”,“教訓十分慘重”。
  另一個細節值得關註,《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在蔣潔敏事發之前,張毅主要抓的是黨的工作,並分管收益管理局、人事局。今年初上任以來,無論是中央企業的巡視、監事工作,以黨的群眾路線教育活動,還是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活動等,張毅“主抓”的事情都包括“提升國資及央企幹部的廉潔自律”這一重要內容。
  就在蔣潔敏及中石油多位高管“落馬”消息剛剛公佈,9月4日至5日,作為國資委黨委書記的張毅,就親赴中國石油大慶、長慶油田,一方面通報違紀者的個人問題,另一方面肯定中石油幹部職工的業績和貢獻,引導廣大幹部職工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決定精神上來。據公開資料,張毅在中石油的有關會議上指出:“對蔣潔敏、王永春等人的組織調查體現了黨中央懲治腐敗的決心,彰顯了‘有腐必懲、有貪必肅’的鮮明態度。”
  談到對央企負責人、地方國資委負責人2014年的要求,國資委主任張毅對《經濟參考報》記者這樣表述道,“一要政治堅定,頭腦清醒;二要敢於作為,勇於擔當;三要廉潔從業,一身正氣。”他特別強調,國資委要求繼續嚴格規範國企管理人員的職務待遇、職務消費、業務消費。
  能否加速國企改革“破題”
  李榮融掌舵下的國資委強力整合央企, 7年時間里完成了國資委整體佈局,推動了央企間合併重組和董事會制度建設;王勇時代的國資委,則把管理重心從央企縮減數量轉向提高質量,做優做強上來;即使尷尬離場的蔣潔敏,因為具備豐富的企業經驗,也在年初上任時提出了“央企‘保增長’,全年增加值增長達到8%以上、利潤增長達到10%以上。”這一目標。
  值得註意的是,2013年11月閉幕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做出了一系列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部署,下一步國有企業改革無疑成為大家最為關註的焦點。但是,因為缺乏企業管理經驗、也沒有國資系統工作的北京,紀檢出身的張毅能否令期待已久的國企深度改革順利“破題”,不少人都心存疑慮。
  國企改革無疑是張毅執掌國資委後需要完成的首要“難題”《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目前國企改革尚在進行過程中,與市場經濟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比如大型企業母公司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革進展較慢,存續企業的消化還比較困難;董事會的運行機制還不完善,國資監管機構、董事會、經理層的關係需要進一步理順;經營管理制度還不能適應市場經濟要求,企業經營者的行政化管理色彩依然存在,尤其是缺乏市場化退出通道;一些企業內部市場化選人用人和激勵約束機制還沒有真正形成……這些都是國務院國資委正承擔著更大的使命。
  “張毅為人和善,做事情也非常認真,有條不紊,疏而不漏,這也和他長期在紀檢工作養成的習慣有關。”國資委一位內部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下一步除了國企改革外國資委本身的監管角色也在發生轉變,相信張毅嚴謹踏實的作風會更有利於改革方案的落實。”
  記者瞭解到,一個多月以來,張毅的主要工作都圍繞著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國資國企改革思路後,如何落實國資國企改革的具體方案。
  實際上,在日前央企負責人大會上,張毅所透露的“國資委下一步工作重點”釋放出積極信號,除了提速國企改革外,作為國企掌門人,國資委下一步的職能定位也要進行革新。
  “我們要改變觀念,消除‘國退民進’‘國進民退’的爭論。”張毅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他強調指出,首先,要在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上下功夫。特別是要改變目前國有資本一股獨大的現象,以及許多企業經營機制沒有得到真正轉換的問題。同時要進一步推進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更多地引入非工資本參與國有企業改製重組和重大項目建設,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
  另一方面,張毅表示,國有企業要在完善現代企業制度上下功夫。要加快建立規範董事會,進一步健全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結構,深化企業內部管理人員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的制度改革,形成更加市場化的經營機制,提高國有企業的活力和競爭力。
  此外,張毅表示,要繼續嚴控國企職務等消費,合理確定國企管理人員薪酬水平,探索業績股票、股票期權、限制性股票、崗位分紅等激勵方式,完善與業績考核掛鉤的任期激勵和中長期激勵機制,健全財務審計、信息披露、延期支付、追索扣回等約束機制。
  張毅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下一步要圍繞國資委的職能定位,認真研究與之相適應的監管模式、內容、方式和手段,在管控資本投向、強化資本成本、提高資本使用效率和效益上加大探索創新;要針對所監管企業所處不同行業和領域,以及承擔的不同功能等特點,探索實施分類改革、分類監管,不斷提高國資監管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種種的跡象都表明,2014年的國企改革已經在“反腐尖刀”張毅掌舵下揚帆起航,正如張毅所表現的出的“低調和穩健”那樣,我們也在期待,這個“老紀檢”會在穩健中創造出不一樣的“新奇跡”。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1401

ln45lnzx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